日月木娄的眼镜片

今天中午
做梦梦到性转伪装者
虽说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大姐是荣石
但明台和阿诚哥是原版的
并且,大哥还不见了……
这本来是个非常美好的梦
然而,我却梦到
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——
明台,你要死啊

《变形计》-6

明台颤抖着爬起来,他终于明白临走时赵启平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了,这特么完全就是个翻版阿诚哥的节奏啊!而且还是加了明楼属性的暴虐版阿诚哥。

庄恕极其同情的摇摇头,少年,这是你自己作的。明台一脸懵逼的看向庄恕,好歹你也长了张明楼脸(导演:明台你出戏了啊喂!),你怎么能这么怂?

庄恕与明台眉目传情(?),明台,我这不叫怂,这叫能屈能伸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懂吗?再说,我干嘛帮你?谁让你得罪三儿的。

“明台,真是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手滑了。”季白温柔的拍了拍明台沾染上灰尘的后背,很温柔,只不过明台背上多了几个手掌印。

明·秒怂·台立刻明白了其中食物链关系,陪笑道:“没事儿!自家兄弟!是吧季白哥!”季白表示非常满意,拎着明台上了车。

摄像组:心里苦

在车上,季白立刻和明台约法三章,“第一,晚上八点以后必须在家,早上八点起床,出门买早饭。第二,九点以后听到任何动静都不准出房间,否则,你的腿就别想要了。第三,你二哥交代,让你这两天把那套拉丁文卷子做了……”

“这特么压榨啊!我不做!”明台气呼呼的说,前面两条都能忍,最后一条什么鬼啦!为什么录节目还要做考卷!不服!

庄恕同情的看了眼明台,在心中为他默哀。于是乎,明台就配置上了当前最时尚的熊猫墨镜,当季白正打算调教明台的身体柔韧性的时候,明台屈服了,“做……做做做。”

苍天呀,他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吧!遇到一个可以和阿诚哥战斗力媲美的人,心好累。离开谭家的一天,想念……这么一比,谭宗明也太友善了??

很快就到了目的地,明台乖巧的跟着两人上楼。趁着季白上厕所的空档,庄恕苦口婆心的走到明台身边,劝道:“明台啊,这三天里,你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。”

明台闻言,忽然开始心疼庄恕。“庄大哥……你不会一直被季白哥的暴力迫害吧……不然,我帮你报警吧。”

“报什么警啊?我就是警察,怎么了明台?”季白挑衅似的看着明台,开始撸袖子。

明台暗自咽了口口水,“没……没什么。我是说,我会抱着进取的态度,好好学习拉丁语!”一点点,就差一点点,离死亡就差一步了,还好明台够机灵……

“哦。明台,刚刚我接到你二哥的电话,他说他今天晚上会来看你。”季白说道。

明台的眼睛瞬间放出光芒,阿诚哥,你是我的救世主啊!如果让他在这里住三天,等回家他就缺胳膊断腿了,听到这个消息,明台仿佛看到了光明。

唯粉的胜利

一个梗,娱乐圈AU,楼诚。
私设,
娱乐圈只能双双出道,带CP出道,不能单人。
cpf和唯粉地位互换。

楼总和小明组cp出道,一炮而红
楼台粉头顶青天

然后发现一个ky的楼唯粉 id青瓷
“请唯粉圈地自萌好吗?”
然后阿诚哥就被轰炸 挂微博  挖黑历史 炸手机
中间省略一大堆楼台粉和阿诚哥的斗智斗勇

最后抱得美蟒归

有人写嘛 没人写我就自己写啦 又一个坑
(¬_¬)

《变形计》-5

又是一个不眠之夜,明台觉得非常委屈,然而并没有卵用。

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,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? 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,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? 如果我问你什么,你是否想到,妈妈梦中的惊起。 如果那是一个你不熟悉的家,你是否愿意把善良当做路牌? 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未来,你是否让他酣睡不再彷惶?

今天是明台变形的第三天,一切都很顺利,明台似乎明白了大人的良苦用心,亦或是想念家人了?在新家里一直表现的很好,除去第一天带着新家人去泡吧。

明台即将结束在谭家的生活,去往他的另一个新家,他是否会想念相处了几天的两位新哥哥呢?

明台:不会,:)

虽然他没有睡好,虽然他吃早饭又被喂狗粮,虽然他快眼瞎了,但是明台还是很开心,因为明天他就要离开谭宗明家了,他仿佛看到了光明。

“明台,什么事呀,这么开心?”赵启平挑挑眉,表示好奇,他可不觉得狗粮这种东西很好吃。

明台瞟了眼谭宗明,在心里头偷笑,“没,没什么。”然后开心的扒早饭吃,终于要脱离魔掌了。

谭宗明当然知道明台的小心思,他非常善意的说,“明台啊,明天你就要走了,你知道你要去的新家是谁家吗?”

明台表示,不知道,难道谭宗明知道?哦,谭宗明把变形计制作公司买了……万恶的资本主义。

谭宗明十分友好的笑了,“刑警队队长,季白。”明台看着他的笑容,莫名背后一凉。赵启平也怜悯的看着明台,仿佛在看一个病危患者……

刑警队,不是很好吗?那那个季白应该忙到没空管他,简直太棒了。

个屁啊!

两个穿戴整齐的男人站在机场外边,手里举着牌子。这就是季白?果然白,就是头大了点。

“你好,你就是三哥?我是明台。”明台义无反顾的和庄恕握了手。庄恕默默的咽了口口水,他听到隔壁三儿骨头作响的声音了。

季白一脚把庄恕踹开,皮笑肉不笑的和明台握手,“你好,我是季白。”手上却暗自使劲。明台疼的狰狞,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。

但是,明·不作就不会死·台也不是浪得虚名的,“三哥,你怎么和你名字是反义词呀?”

庄恕默默的往旁边退了一步,摄像也默默的退了三米,于是,我们就看到明台突然摔倒在地,谁也没看到季白刚刚的一记过肩摔,谁也没看到。

你看到了吗?

没有没有。

【楼诚】24小时前,我死了。

今天是1945年,9月3日。抗战终究胜利了,我们赢了,先生,这盛世如你所愿。

唯一的不足,我看着胸膛中流淌的血液,看着被子弹穿过的左膀。我深知我要离开大哥了。

为何不求救?藤田芳政的爪牙趁我不备,在我去接明台的路上袭击了我。把我带到了这个荒郊野外,这是哪,无从得知。

我越来越觉得恍惚了,似乎已经过去五个时辰了。我看到一个白衣男人向我走来,一线生机。「先生。」

白衣男人停在了我身边,我才看清他的样子,分明是白无常的模样。「我无法救你,明诚先生。按照惯例,你有一天的时间去看你留恋的人和地方。」

不等我发问,周遭的景象就变了,我回到了明家。我看到了大哥大姐……还有明台。还好,明台原来已经回来了。

他们三人站在家门口放着烟花,就像那年春节。三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悦,抗战胜利了,自然喜悦。

走进家门,阿香的厨艺越发好了。老远就闻到了先生最爱吃的那几道菜,草头圈子,红烧肉。阿香虽然忙碌着,脸上却也难掩欢喜。

场景又一变,梁仲春总算成了他口中的家庭主义者,苗苗和嫂夫人搬了回来。梁仲春被我发展到了光明的一面,他的选择救了他一命。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。

「呵,别自欺欺人了。」一个黑衣男人出现在我身旁,他的话让我一怔。「你看到了什么?」

「我看到两户人家在抗战胜利后的圆满。」我这么回答他。

黑衣男人冷笑一声,揪起我的衣领。「你的爱人你的大姐你的小弟根本不在意你的死活,在明家,你就是个仆人而已。你的朋友也不在乎你,你的人生多么失败。」

「你为明家做了多少,他们把你当成自己家人了吗?你为国家做过多少?有被祖国正视过吗?」

场景一变,我回到了荒野中。黑白无常站在我的两侧。黑无常说,「跟我走吧,我会让他们永远记住你,让他们永远不能忘怀你的离开,记住你的一切。」

我转身看向白无常,白无常沉默不语。跟着白无常走,我只会坠入轮回,一次又一次的感受人间沧桑。而他们,便会忘记我,忘记我与他们的曾经,我会像一片尘土,消失在人间。

我朝黑无常笑了笑,黑无常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意,亲自过来拉我。我却闭上眼躺回了我冰冷的尸体中,黑无常错愕的看着我,「废物!」最后愤愤离去。

抗战胜利了啊,我怎么忍心让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……爱人,永远活在我死去的阴影中……

夜已深,明楼开着昏暗的灯坐在书房里,桌上放着的是家园,手中紧攥着一封书信,阿诚遇害。

明镜躺在床上,手中拿着的是一家四口的合照,她的泪水滴落在照片上,她轻抚过明诚的脸,这是明家的孩子啊……

明台不安分的攀上自家的屋顶,看着今晚格外皎洁的月亮。手中是那条戏称要送给明诚的皮带。阿诚哥啊,我还等着你的生日送给你呢……

阿香还在厨房忙碌着,她悄悄地抹着眼泪,尽量不吵到其他人,阿诚哥,大少爷说不喜欢我做的草头圈子……

梁仲春独自在客厅抽着烟,满目愁容。家里的钱最近好像太多了,没处花,有没有貔貅来坑一把……

END

《变形计》-4

当屏幕里开始播放一些画面的时候,明台整个人的面部都抽搐了,这这这……这些都是啥?!两个健壮的男人的肉体互相碰撞,热情的亲吻对方,身下污秽的粘液……

非礼勿视非礼勿听。明台赶紧捂住耳朵站起身准备开溜,却被赵启平拦了下来,「明台你去哪里,真是不听话,不是说无聊嘛?我都拿出我珍藏多年的宝贝出来给你看了,你居然不看!」

明台满脸通红,尴尬的抓耳挠腮,「怎么能看这种黄色视频!被我大哥知道,会打断我的腿的!」

赵启平闻言,一脸的一言难尽。按理说,明台也到了接触黄色视频的年纪了,他家里还有那么两位不知羞的长辈,他更是应该了解这些才对啊……

忽然灵光一闪,赵启平豁然开朗起来。「emmmmm..小明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被送来变形了。」

这小家伙只知道自家哥哥喜结连理,却不知道自家哥哥天天都要做这种恩爱事,所以一天到晚破坏自家哥哥的好事,难怪被送来变形。

好在送来了谭宗明赵启平这,走肾组不是浪得虚名的。(赵启平:导演啊喂,你是不是一不小心说出了什么和本文背景无关的东西啊喂!)

「为什么?」明台问,赵启平只对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明台不懂,就开始自言自语的抱怨,「明明我长的又帅,各科成绩都很好,签到也风雨无阻,连拉丁语都及格了,还考了年级前3,到底哪里需要变形啊?」

情商不存在,智商还是有的,可喜可贺,幸亏明家没有养出个傻子。赵启平欣慰的点点头。「行了行了,你回你房间自个玩吧,我不逗你了,我出门了,晚上再回来。」

「诶!不行!你又要去泡吧?被宗明哥抓到你又要说是我怂恿的!你敢出去我就告诉宗明哥!」明台赶紧拦下赵启平,同样的坑,他不会摔两次!

赵启平挑挑眉,表示无所畏惧,「那就看老谭是愿意听我的,还是愿意听你的~」

明台,ko。

晚上明台饿的肚子叫,刚开卧室门,就看到赵启平被谭宗明像拎小鸡一样拎回来。正欲问,就被谭宗明的一记眼刀吓的退了回去。

接下去,他在卧室里,听到了以下对话。

「小狐狸,敢出去见曲筱绡?」

「我才没有!明明是唔……你……哈」

「知道错了没有?」

「我总不能爽约吧!啊!别别别……老谭……啊!」

「现在知道错了没?」

「……嗯」

「知道错了没!」

「啊……哈……唔错了……」

非礼勿视非礼勿听。

《变形计》-3

经过了一段及其漫长的时间,两个人终于把早饭吃完了。明台暗自在心头松了口气。

「明台,天凉了,就不要出去浪了。」谭宗明站起身来,整理领带,眼角余光瞥向明台。

明台默默的咽了咽口水,言下之意就是别再让他发现他带赵启平出去玩,等等,不对啊,明明是赵启平带的他……「好……」

一旁的赵启平盒盒盒的笑起来,挽过谭宗明,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他。「老谭,你可别欺负明台了,到时候节目组要是播出去,你的形象可就崩了。」

明台一听,在心里偷笑。谭宗明微微挑眉,「忘记告诉你了,明台。这个节目的制作公司,昨天被我收购了。」

EXM??你们有钱人都是这样玩的?

谭宗明接着说,「既然你大哥非常放心的把你交到了我手里,我就会好好教你做人。如果你不识相,可能就回不去了。至于节目组,到时候放什么,我说了算。」

明台:为什么我觉得我从一个坑又跳到了另一个坑??

「宗明哥,我最听话了,你放心!」明台非常狗腿(划掉)乖巧的说道,眨巴着眼睛。

谭宗明这才满意的去上班了,明·怂·台泄气的坐到沙发上,嘴里还骂骂咧咧的。

明台:你再说一次?!谁怂??

赵启平像知心大哥哥一样,带着温柔的笑意走到明台身旁,眼里闪着精光,「明台,没有wifi,无不无聊呀。」

明台忽然觉得背脊发凉,总觉得赵启平有什么阴谋,「emmmm……无聊。」

赵启平不知从哪变出来一碟光碟,得意的在明台面前晃,「看不看呀。」

明台觉得面前的光碟闪着诡异的光,赵启平整个人都闪着诡异的光,有些结巴的问,「什……什么东西?」

赵启平将客厅的窗帘全部拉起来,房间一下子暗了下来。明台隐约发觉赵启平背后好像长出了一双恶魔翅膀……

《变形计》-2

谭宗明冷静而又快速的拿被子挡住赵启平赤裸的身体,紧接着又扯掉挂在自己脖子上有些碍事的领带,转过身,一脸不爽的看着明小少爷。

明台一愣,又咧嘴一笑,「大哥……嗝,你怎么会在这?」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到谭宗明身边,眼睛还不安分的往床上瞥。

谭宗明眼神一凛,抬手就拍明台脑袋一下,明台一缩脖子,一脸委屈的扁扁嘴。「干嘛啦……阿诚哥都不给看了!法西斯……」

「明台,你再仔细看看我是谁。」谭宗明按住明台的肩,明台立刻就感觉到一阵钝痛。

「疼疼……你不是大哥你能是……嗝,谭宗明?」明台的小脸都变的狰狞了,这才清醒过来,面前的哪里是家里的大哥,分明是这个家的主人谭宗明。

谭宗明满意的点点头,「滚回你房间,明天断你一天wifi,冻你一天银行卡,胆子还真大,敢带着平平去出去浪。」

明台一件不可思议,你他妈说谁带谁出去浪?!「不是……你!」话还没说完,谭宗明就继续发展法西斯精神,「两天。」

明台识相的闭嘴了,夹着尾巴跑回自己房间去。鬼知道他再待下去,会不会就被赶到大街上去睡觉了。

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,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? 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,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? 如果我问你什么,你是否想到,妈妈梦中的惊起。 如果那是一个你不熟悉的家,你是否愿意把善良当做路牌? 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未来,你是否让他酣睡不再彷惶?

今天是变形计的第二天,明台来到新来的第一天,并没有任何改观,反而带着新家的孩子一起夜不归宿,直到谭宗明亲自去抓人。

明台:你信不信我掐死你?

明台带着黑眼圈从卧室里出来,别问我为什么喝了那么多酒还睡不着,你他妈隔壁一直传来不得了的声音你睡得着?

正在吃早餐的赵启平看到明台起床了,挑挑眉轻笑,「哟,明台起床了?快来吃饭了。」

明台本来想坐在赵启平旁边,忽然看到谭宗明也从房间出来了,默默的停下了动作,乖乖的坐到一边去。

腿,他可以不要。银行卡和wifi还是得要的。

他尽量无视饭桌上两人的卿卿我我,直到赵启平妄图嘴对嘴喂谭宗明牛奶。

明台啪的一声把餐具放下,吓了赵启平一跳。「我……启平哥,宗明哥,我吃饱了,先回房间了……」

刚站起来,谭宗明用和善的眼神看着明台,明台顿时觉得背后发凉。「坐下,你家里人没教过你,在吃饭的时候,大人没吃完,小孩不能走吗?」

明台:哦!没有!这是你自己定的规矩吧!

明台乖巧的坐下,回以一笑。「您继续。」

接下来的十分钟,明台觉得自己快瞎了,赵启平!别以为我没看到你故意把牛奶漏到锁骨上!

擦擦不就好了吗!谭宗明你他妈去舔干净干嘛!你们家有这么穷吗!几滴奶都不能浪费??

明台表示心好累。

《变形计》-1

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,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? 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,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? 如果我问你什么,你是否想到,妈妈梦中的惊起。 如果那是一个你不熟悉的家,你是否愿意把善良当做路牌? 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未来,你是否让他酣睡不再彷惶?

明台,上海明氏家族小公子,顽劣成性,处处留情,性格乖张暴戾,在大学时期辍学。

明台:??谁

导演组联系到了海市晟煊总裁谭宗明,谭宗明表示完全可以录这一期节目。在明楼明诚不(xian)舍(qi)的目光下,小少爷明台离开了明公馆。

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,终于到了海市。谭宗明因为生意上的事情,并没有亲自来接机,而是他的好友安迪在机场等着明台的到来。

我们按照外貌特征在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了安迪。安迪穿的简单利落,近朱者赤,不难看出谭宗明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「明台,我是安迪,你可以叫我安迪姐,接下来你要寄居在老谭家,老谭平时比较忙,有事你可以找我。」

接下来,明台就跟着安迪去到了谭宗明家。没想到谭宗明家里还有一个人。

「你就是明台?我是赵启平。你可以喊我哥。」

明台:我不是很懂有钱人,为什么都喜欢在家里放个男人??

本来以为安迪是谭宗明的女朋友,看来是我们想太多。安迪把明台送来后,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。

初来乍到,明台还是有些尴尬和拘谨,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

「明台,晚上一起去泡吧?」

赵启平的邀请,让明台眼前一亮。

导演组:??他不是来变形的吗

……

赵启平和明台晚上喝的酩酊大醉,勾肩搭背的说着胡话。

「我告诉你!嗝……我!我能压老谭!」

「嗝……谁?瞎说!我没吐痰!我和你说……我家里两个哥哥,一个比一个坏!都欺负我……」

「谁!谁欺负我弟……打!」

「嘿……够兄弟!你这个朋友,我明小少爷交定了……我和你说,我……早就想好了!等我姐从法国回来,我和你讲,我肯定把我哥告死!嗝……」

「你哥……嗝,不是东西!肯定是中年暴躁……」

谭宗明站在酒吧门口时,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。健步上前,把赵启平和明台一起拉走。

「诶……你谁呀!嗝,我可是明家……小少爷,你别……我哥搞死你!」

「诶?老谭……嘿嘿嘿,老谭……」

好不容易到家了,谭宗明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,心生一计。他先把赵启平温柔的放在床上,脱了衣服拿毛巾擦了擦身体,并趁机啵了一个。

明台迷迷糊糊的站起来,看着卧室忙碌的身影,傻呵呵的跑进去。

「诶……大哥,你怎么来了?嗝……今天怎么轮到你照顾阿诚哥了,嘿嘿嘿大哥,你瘦了……」

一个梗

胡八一挖墓
然后挖出了刘彻和曹操
不过群里人说大三角不好
所以可以给胡八一再配一个
警察 李熏然或者季白?
和粽横四海有点像了

不过重点不是胡八一!
是刘彻和曹操啊!

有没有人感兴趣→_→